对照案例汇编把自己摆进去

作者:秩名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1日

通过对照案例汇编接受警示教育,贵州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坚持从自身做起、切实改进工作作风。图为黔南州纪检监察干部深入田间地头开展民生监督工作。(资料图片)

“要对照案例汇编,把自己摆进去、把职责摆进去、把工作摆进去,深入推进专项整治。”今年6月以来,贵州省纪委监委专门梳理了十二届省委以来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处的典型案例,针对不同层次、不同领域、不同行业,精选出典型案例,编印成典型案例汇编,作为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深入开展警示教育的教材,发放给全省各级党员领导干部。据介绍,贵州省在做好规定动作的同时,坚持政治教育与党性教育结合,理想信念教育与警示教育并重,确保主题教育取得实实在在成效。

  坚决整治对党中央决策部署置若罔闻、应付了事、弄虚作假、阳奉阴违的问题

党员领导干部作为“关键少数”,在带头执行和组织落实党中央大政方针上,担负着重要使命,发挥着表率作用。党纪处分条例第五十条规定明确禁止党员领导干部在本人主政的地方或者分管的部门自行其是,搞山头主义,拒不执行党中央确定的大政方针。

然而,黔南州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却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对中央大政方针置若罔闻,打折扣、搞变通。此前,同样是在黔南州,三都县委原书记梁嘉庚背离党中央要求另搞一套、导致三都县脱贫攻坚工作受到严重影响一案,多次在媒体报道,而潘志立却不揽镜自照,问题与梁嘉庚如出一辙。

据了解,2010年至2011年,贵州分两批从江苏、浙江等省(市)引进12名优秀干部担任县委书记,潘志立正是其中之一。初到独山,潘志立大刀阔斧,发展独山县域经济。然而,主政不久,就忘记了来时的初心和使命。在他的主导下,独山县随意自行设立基长新区、独山古国毋敛城管理委员会等园区,随意在园区增加机构和干部职数,随意将基层派出所改为公安分局。

为了政绩,潘志立不认真落实党中央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策部署,罔顾独山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个亿的实际,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潘志立被免职时,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

2018年10月,潘志立被立案审查。2019年1月,潘志立被立案调查。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查调查中。

  警示:

上述典型问题,表象看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但根本原因是不讲政治。正是因为政治纪律这根弦松了,才出现党中央有要求,却阳奉阴违,执行打折扣、搞变通。“守初心、担使命”,关键是要把党的政治建设作为根本性建设。领导干部要做“政治上的明白人”,不做“两面人”,把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作为重要的政治责任,抓落实不打折扣,求实效不走过场。

  坚决整治干事创业精气神不足,不担当不作为的问题

从江,贵州省深度贫困县,贫困地域广、贫困人口基数大,脱贫攻坚任务艰巨。

“上级的扶贫政策不切合县里的实际情况,县里重要的是搞项目,而不是搞扶贫。”从江县委原书记张广渊不深入基层了解实情,反而将脱贫攻坚作为发财“捷径”,对中央脱贫攻坚方针政策妄加议论。

“这个项目就交给戴某某来做”“某某工程安排给刘某某比较合适”……面对“投桃报李”的不法商人,张广渊主动给予“回报”。从广场建设到易地扶贫搬迁项目,从乡镇幼儿园建设到城区房产开发项目,张广渊带着企业老板打通关卡。

作为县委书记,本应履行好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但张广渊却在与企业项目老板的推杯换盏中将管党治党政治责任忘得一干二净。

在张广渊的“示范”下,从江县有的干部上行下效,本地区发生多起严重贪腐窝案串案,多起虚报冒领扶贫资金、损害群众利益案件,严重污染了一方政治生态。2017年1月至2018年5月,仅一年多时间内,从江县就有县委原副书记陈录松等5名县处级干部及多名科级领导干部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调查。

县委书记作为主政一方的“关键少数”,对一个地区的政治生态起着关键作用,而其违纪违法最易产生连锁反应,甚至造成区域性、塌方式腐败。

“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不力,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做表面文章没有实际行动。”“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不力,本地区本部门本单位或分管领域在较短时间内连续出现违纪违法问题。”“贯彻落实脱贫攻坚政策规定不到位。”比对领导干部不担当不作为情形,张广渊条条在列。2018年11月,张广渊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警示:

担当作为是党员干部“守初心、担使命”的现实要求。有权必有责,有责必担当,领导干部要把敢于担当、主动作为的精气神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始终把使命放在心上,把责任扛在肩上,把工作干在实处。

  坚决整治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及其实施细则精神的问题

“作为县委书记,必须真正把‘严’字挺在前面,以身作则,以上率下,自觉做全面从严治党的带头执行者、率先践行者。”黔西南州册亨县委原书记邓启鹏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态。

谈到作风建设,他讲“将严格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自觉对标对表,在行动上一刻也不松懈、在思想上一点都不麻痹,做到持之以恒”;说到政治纪律,他表示“主要从‘三查三严’来严明政治纪律”。

但实际上,他却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对中央三令五申置若罔闻。2013年12月至2016年11月,邓启鹏在任册亨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期间,经其安排和同意,册亨县机关事务管理局先后9次使用公款130余万元,购买高档酒1266瓶,用于公务接待。

“邓启鹏之所以顶风违纪,归根结底,还是纪律意识淡薄、规矩意识弱化,个人特权思想作祟。”贵州省纪委监委办案人员介绍。

在得知组织对其有关违纪问题进行调查的消息后,邓启鹏心里想的不是老老实实交代问题,争取组织宽大处理,而是处心积虑加以对抗。

2018年5月,邓启鹏决定“铤而走险”,安排县委办公室主任罗某某将“接待用酒登记清单”予以销毁,并同意县机关事务管理局出具未购买和使用高档酒的虚假情况说明,企图对抗组织审查。

2019年1月,因还存在其他违纪问题,邓启鹏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被调离县委书记岗位。

  警示: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