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三穗邛水农家的“天气歌诀”

作者:秩名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6日

三穗颇洞夏天景色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干农活多半靠天吃饭,而天气变化无常,在没有现代天气预测预报前提下广大农人对天气的掌握基本上凭自己经验,但也有一些人天生善于琢磨天气,他们结合自己实践并将历代老“天师”们心口相传的天气知识融合形成独特的“天气歌诀”,他们看似不经意,但对天气预测较为可靠,基本上八九不离十,这类人由于成了农村观“天象”的能人在乡间很受尊重,实际上成为过去年代农家的天气顾问。笔者原籍三穗邛水,父亲和大伯就在此方面是个有心人,虽然二人已作古,但从他们那里流传有关“天气歌诀”的经年知识大体上还有点谱,而且对照自然可循的规律,确有很多的合理性。

“瑞雪兆丰年”。这既是人们在年关写的一副对联的上半部分,也是先人的经验之谈,在未发明现代化学农药杀虫剂前,农作物病虫害大都靠人工消除,禾苗长虫了,发动家人去田间用手将其“捏死”,当然也有用养鸭子、青蛙等自然消除法,用人因人力有限,只有大自然力量无穷,如果是年终几场大雪且持续相应长时间,农作物虫害的幼体及卵基本上被冻死,毫无疑问,来年虫害就相对较小,农作物自然也就有了好的收成。

“冬不湿衣春不烂路”。邛水一年四季分明,各季有各季特色:冬雨连绵,春雨磅礴,夏天酷热,秋阳高照基本上周而复始,冬天的雨连绵但系毛毛细雨,它淋在人身上往往抗不过人体温度相对被蒸发,故此在冬雨中衣服一般保持干爽,即便有点湿润也不伤大雅。而到春天雨则一改常态不落则矣一落就是大雨,那个时节广大农村大都是泥泞路、泥巴路,基本上没有现代化的混泥土、沥青路,不过大雨冲刷反而将烂泥冲净使路光洁利于出行。

“四月八,冷死老母鸭”。天地使然,每年的农历四月初八前后,本已步入春天行列的邛水河畔广大地区迎来新一轮降温,温度突降七八度十把度不等,常说春江水暖鸭先知,鸭子不畏水寒,可因转热已换毛的鸭子在此时节一时长不出御寒绒毛部分体弱多病者度不过这场气候变化而成为人们的腹中之物。

“立夏不下,犁耙高挂”。作为二十四节气的立夏,标志着应时农业开始,从这以后犁田、育秧苗等逐步开展,但天气变化总是有规可循的,如果立夏节下雨,相应时日风调雨顺,农家炼田就有足够自然水供使用,这为农作物生长打下坚实基础,但如若立夏不下雨则预示一段时间都将干旱少雨甚至无雨,“无雨”在靠天吃饭的过去没水来源了自是误农误时。

“秋天有雨秋天旱,秋天无雨吃饱饭”。立秋与立夏一样是二十四节气中一节令,但与立夏形成反差,立秋这天如下雨,在相应时日里则天干物燥,这个节段正是禾苗含苞待孕期须大量水滋润,而此时无雨对农作物生长造成巨大伤害,此时刚好是我地稻谷扬花(植物传粉交配)大好时光,如果秋雨不断不仅“花”不能正常开放传粉反而接纳不该接纳的雨水致使受孕不成也就直接影响了农业的收益。

“朝霞夜雨夜霞火起”。有霞光是大自然赋予人间的一大恩赐,但霞光因早晚不同代表不同天象预示不同天气,一般而言盛夏至深秋时节,早上霞光预示下午或晚上有雨将至,而晚上霞光普照则预示一连有好些天阳光明媚时日。

“进屋看墩色出门看天色”。过去农村立房建屋大都是用木料修制,立砖瓦房因经济条件受限而较少。木建筑为了保障立柱不被潮湿泥土浸害则大都打磨石墩规矩地放置地上作立柱垫脚,但此墩因接地气能依据天气变化发生一些物理现象,如天晴久了地温升高水蒸气上涌墩石湿润则预示即将有雨,而墩石水气(俗称“发汗”)越湿雨则越大,反之越干爽则天气越晴朗。“出门看天气”,老天也不是说变就变的,总有一些预兆,出门望望天按经验及天气规律则不会被天变所误。

“雨落早饭边一落就一天”。物质因乏年代邛水农家一日二餐,其中早餐在一天中的十至十二点半钟进行,下午到六、七点中吃饭,但在一天中大自然也与万事万物一样规律地运行着发展相应的变化,一天中预示气候好坏的十至十二点至关重要,这人类只可意会不可言明的自然规律给人们一天的出行及生产生活安排提供无偿的服务。

“天黄有雨人黄有病”。我等虽是黄皮肤色人种,但健康的“黄”是自然的富有光泽,如果黄得死板板缺乏生气显然是内体不适所至的大打折扣的躯体。天亦如此,“黄”得沉闷让生物气短喘吁则为宇宙大气紊乱,此类天色正好是有雨的前兆。

“有雨山戴帽无雨雾山腰”。由于地温过高蒸汽升腾直冲山顶形成巨大雾团,罩在山上如帽子般,当水汽在一定高度则凝成水滴变成雨洒落大地。如果雾气在半山腰蒸发殆尽则行不成雨故无雨落。

“月亮打伞晒破田坎”。夏秋季天高云淡,在此时节月明星稀之夜观天象,如果月亮被一层白雾笼罩犹如一把伞护着将有一段时日的晴朗天气,什么原由不得而知,但从老辈处听来并实地观测此言不虚……类似总结,不胜枚举。

无论是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时代还是今天高科技突飞猛进以及人一定程度上对自然作力所能及的改变时代,先人们都给我们留下许多宝贵财产并传承以期推动社会发展进步,三穗邛水农家“天气歌诀”就在其中。(吴道科)

来源:黔东南日报

(编辑:admin)